设置

关灯

08

    8
    翌日。
    「…也就是说,虽然还没有确切的要素能证明国境构成的起因,但是近几年,学者们已经发现形成国境间无尽沙漠的成因,是一种悬浮性的异态粒子,学术上的学名上称为『尤米粒子』。」
    古洛抱着小叠的文书资料,在讲台上滔滔不绝的讲述着报告的内容。
    虽然古洛在学生间的名声并不是很好,甚至还有「不爱理人」和「抄袭」这种不名誉的称谓,但是他所提出的报告内容总是能切中要点,节录各家所长和关键的部位,因此他所讲授的报告课程还是总有许多人到场旁听。
    「虽然国境间的荒漠和一般的沙漠看起来没什么分别,也同样会因为风暴而迁徙,但是这种粒子有几种与沙砾不同的特性,其一是群聚性,它们只会聚集在国境间的区域中,虽然在世界各地的都市里都仍有悬浮的粒子存在,但是并不会影响我们的日常生活。」
    「所以我们中央都市也有吗?」一位短发的女同学举手发问。
    「是的,但是因为中央都市是最重要的交通要地,为了避免国境偏移,所以在四周都盖了巨大的城墙。」
    「我听说进入国境界域里就无法离开了?请问是事实吗?」另一位男同学也举起了手发问。
    「是的喔,歷史上已经有很多纪录,不过理所当然我们也没办法去一一回收那些失踪者的旅行日记,所以我也没办法向你保证属实。」
    语毕,堂上此起彼落的冒出笑声。
    「唯一能够确定的是在国境之中,因为粒子的影响会造成感觉的误差和仪器失效,所以难以分辨方向和距离,我们相信有大部份的冒险者和失事者是因此罹难的。另一部份则是遭遇到我们旅人经常谈到的,所谓的『意念兽』。」
    意念兽是传闻中在国境中游走的魔物。有人说其型态是兽型,也有人说是球状,也曾有人型的纪载存在,但是其真实性并没有任何根据。
    就连这种魔物是否会袭击人类,也没有任何存活下来的人类能出面叙述。
    「然而近年,由于麻知一派学者的努力,我们逐渐可以掌握粒子的部份特性,并且相信影响这种粒子的活跃性的主要理由是『感情』。」
    「感情……?」
    「很不可思议吧?影响无机质物质的理由居然是这么浪漫的理由。」古洛苦笑了一下,当然,这部份都是他照本宣科从纪录里整理出来的:「藉由近年来各地观测到的粒子活跃性纪录,甚至曾有见过强光状、风暴模式、气温急遽变化的反应现象。这其中有很多都是我们所能理解的感情:愤慨、憎恶、欲求…等等强烈的情感反馈出来的异常状况,有时甚至会影响我们所见的日常现象。」
    「其中最广为人知的一种,也就是我们都耳熟能详的……」
    「歌声!」
    没等得及回应,少女的话语和举手的动作反射性的接续了古洛的话题。
    回过神来才发现堂上只有自己一个人答了这个问题,少女不自觉低下了头。
    「是的,歌声。谢谢你,希丝卡学姐。」古洛向学姐微笑了一下,将报告继续下去:「引起粒子现象最广泛的两种感情表现,也被学者们认同为最强烈的感情表现,其中之一就是『歌』和『曲』结合时的共鸣所引发的情感现象……」
    「喂喂,给我等一下,这我可没办法当作没听到。」从上层的座位处,男子的声音响起,没有举起手也没有等待台上的许可,就这样自顾自的起身发言。
    眾人只回头望了一下声音的来源,便很清楚发生什么事,纷纷开始收拾笔记与文具。
    「是?怎么了吗?学长?」古洛仍以一贯的态度回应问道。
    蓄发的男子有一头令人印象深刻的及肩捲发,站起身以不羈的姿态继续开口:「你的意思是说,在引发这种强力现象的同时,歌曲中蕴含的强烈感情是必须的对吧?」
    男子边说边从高处的座位旁的阶段处往下走。
    全然没注意到教室中的人已经收拾完东西纷纷离开。
    「你想说的是,发挥歌曲本身内涵的技巧是不需要的吗?」
    「我没有这样说过吧,学长?」
    不知不觉间,留在教室内的只剩来不及收完东西的几名女学生和坐在最前端位置旁听的伊亚和希丝卡。
    学院中有非常明显的派系之分,其中分别认为歌曲需要技巧或情绪的,各自分为两个派系。
    这位诺易斯学长就是技巧系的激进派。
    「你说了,你刚刚说了,引发特殊现象的时候强烈表现情感是必须的。」
    「不,那是学长你说的,而且我也没有说技巧不需要。」
    「简直是胡说八道!在我面前居然还敢大言不惭,难道你有办法证明我刚刚说过类似的话吗?」诺易斯拨了一下前额的头发,挺起头作势威吓了一下。
    「呃…但是你刚才确实说过了…」
    似乎是预料到会演变为这种状况,整间教室的人都离席避开了混乱,只有伊亚和希丝卡走到两人的旁边。
    「所以说了,歌的文化就是人类的文化,在讚扬这么贵重的生命之讚歌,怎么可以不去鑽研增强自己的技巧来完美表达内心的感动……」
    「我想古洛同学并不是在争论这个…学长。」希丝卡在一旁试着帮古洛开脱。
    虽然古洛和希丝卡都算是中庸的思考方向,既不会在乎情溢乎辞,也不会去深入鑽研演奏水平,但是在学院中,只要谈到技巧和情感的争论就能进入滔滔不绝的辩论之人所在多有,尤其诺易斯更是其中的佼佼者。当然这并不是称讚的意味,而是只要和这种人扯上这类话题,一般人都会避而远之的意思。
    「你不必为他说话,希丝卡。我告诉你,人类的讚歌就是生命的讚歌,在传颂先人所留下来的这些美妙的诗篇,若没有良好的技巧来表达,只会令人有白白浪费生命的感觉,歌曲的研究文化是从一百二十年开始……」
    这位学长最厉害的部份并不只此,只要他进入了这种争论的模式,就彷彿完全听不进周围的声音,能够大量的说出一堆似有道理的名言和典故,儘管那一切都和话题全无关係,也和他本人完全不相干。
    「…你真的有在听我们说话吗,学长?」古洛和希丝卡,忍不住开口说了同一句抱怨。
    在诺易斯学长无视两人的怨言,仍在滔滔不绝的说着各式各样自得其乐的话题时,从旁插入了一个理应与此无关的声音:「这个拖把头是在讲什么几百年前的蠢事?」
    原本只是来看看古洛的表现的伊亚,一付早就听不下去的模样从旁开口,希丝卡对此好奇的反问:「伊亚小姐您听得懂他在说什么吗?」
    「哼,那还用说,只不过是些眾所周知的小事而已。」
    两人不禁对伊亚露出了尊敬的目光,果然虽然伊亚看似只是个长不大的幼女,事实上胸中还是充满了长者的智慧。
    「喂,拖把头,你就是想说我们家的小鬼演奏技巧比你差就对了。」
    前言撤回。
    这位长辈无视他人对话的能力也不遑多让。
    「拖…拖把头?」诺易斯似乎只对这句话起了反应,停下说到一半的话题反唇相应:「这是哪里来的小鬼头?居然连我和这种平凡人的才能之别都分不清楚。」
    「你的才能就是滔滔不绝而已吗?这样的话那边树上的乌鸦都比你长气,叫的也都比你好听。」伊亚双手抱胸,露出一付不以为然的表情。
    「乌鸦…」诺易斯拨了拨头发,试图装出不应和小女孩认真的模样:「我想你是没听过我的名字,我诺易斯?帝志家族可是一百多年的音乐名家,我读这所学校也已经十年的时间……」
    「十年没毕业你也好意思说出口?」
    这位在学院中闻名许久的学长,其最有名的事跡就是九岁便以天才的身份入学,然后在校研读十年的时光后,以在校生的身份继续攻读演奏方面的技巧。虽然眾说纷紜,也有许多人背后讥讽他是跟错了老师,但是他本人却对此引以为豪,认为这种鑽研精神可以作为后备的榜样……
    「我不能接受这种污辱!我要和你决斗!」诺易斯破口说出后,才发现自己对小女孩外貌的伊亚认真太过衝动,转而将手指向一旁的古洛:「但是因为你还未成年,由你的监护人负责。」
    莫名其妙被针对的古洛,指了指自己的鼻头左右张望,难以理解的说道:「我…?」
    「拖把头小鬼…别太不知天高地厚了…」伊亚轻闭双眼呼了口气,仍是那付双手抱胸的立姿,然而当她再度睁开双眼时,在场的三人都不禁为之一颤。
    那站姿所显现出的身影,就彷彿巨大的高塔或古神像所带来的压倒性魄力,仅仅只在一瞬,三人就明白了天与地的差距。
    「…我如果认真起来你就太可怜了,所以才让我家的小鬼陪你玩玩而已。」
    「那么,来比赛吧!」
    黑色的身影仅仅只是双手碰在伊亚肩上,便在一瞬间彷彿将紧张的空气烟消雾散。麻枝露出如常的轻松笑容,一派轻松的声音,无声无息出现在四人的身旁。
    「麻枝老师…!」古洛像解开了死结一般露出安心的表情,但又随即出现疑惑:「老师是什么时候到这里来的?」
    「问得好!」麻枝抖了抖黑色的长袍,以威风凛凛的姿态在四人面前摆开架势:「呼唤我的话随时都在!事件发生时翩翩到来!瀟洒随性的奏者,键的麻枝,闻讯而来…!」
    「……」
    在麻枝的身后,可以看到小空慵懒的坐在椅上,一手捉着煎蛋三明治,一手在麻枝的身边撒上塑胶花。
    「不…我们没有呼唤你来…」只有古洛在这样的气氛下努力试着开口。
    「抱歉…麻枝代理院长,这些手工花是活动要用的。」然后几个同学进场将地上的花与小空手边的花篮取走,离开教室关上大门。
    「哎呀哎呀…伤脑筋啊…」麻枝拉了拉发后的小马尾,苦笑了一会,再次摆开架势向眾人说道:「既然你们是对音乐的演奏有不合的意见,那么就用演奏一决胜负吧!」
    「这个话题还要继续啊…」古洛和希丝卡无力的低下头。
    「很好!就让这傢伙看看我们亚斯家族的荣光!」伊亚拍了拍古洛的背令他挺起胸来。
    「但是奶奶,我又不是什么阿嘶…家族?」
    「总之这场胜负,我是接下了!」
    「那么时间就定在明天上午,双方可以找一位共奏的助手,二对二的演奏会,可以选择任何乐器,但禁止使用调律盘;在礼堂以随机四百名听眾掌声多寡决定胜负,为了避免影响评鑑的公正性也禁止使用『歌』。这样可以吗?」麻枝接续着补述比赛的细节。
    「没问题!」诺易斯听了规则则是得意的笑了:「我才不管什么『千年一见的奏者』如果我赢了,我要让你和那个小傢伙跪在地上道歉。」
    「是千种曲调的奏者…话说还有人记得这戏称啊…?」古洛脱力般的垂下手。
    诺易斯的得意是有理由的,两人在学院中的名声都算不上好,但是若是随机听眾的话,就单纯是以技术性来决定好坏,若是以演奏来决胜负,虽然不知道对方的助手实力如何,但是自己这方是绝对有利的。
    「很好…很有胆量嘛!喂,小鬼黑色,再加註一条规则,输的人要无条件答应胜者一件事!」
    小鬼黑色…三人看了看麻枝的衣着,再比较了一下身高,决定对这句话不予置评。
    「就这样决定了!希丝卡!跟我去练习吧。」诺易斯说着,也不理会希丝卡有没有听到,就快步离开了教室。
    「啊…」希丝卡看了看教室里的眾人,再看看门外,向眾人点了点头示意一下,就转身离开了现场。
    「喂,古洛。」
    「怎么了吗,奶奶?」
    「还问怎么了?你也跟我也去练习啊!」
    「耶…好像是喔…」
    古洛愣了一下才终于回过神来,却已被伊亚一击打趴在地。